华谊兄弟靠投资撑业绩 多家明星参股公司未达承诺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1-20 11:53


投资者报报道 电影票房不佳,很大原因是因为华谊兄弟在院线终端话语权薄弱,去年冯小刚因为《我不是潘金莲》的排片与万达“互撕”,就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这个问题。

“民营影视第一股”华谊兄弟近一两年一直因主营业务净利润远不如投资收益,令投资者及业界人士甚为担忧。2017年已公布的财报显示这种状况至今尚没有太大改善。

那么华谊兄弟影视主业表现暗淡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公司投资情况究竟如何?这种盈利模式有没有可持续性?近日《投资者报》记者带着以上投资者们关心的问题,致电公司相关负责人及业内人士,对部分问题做出了答复。

电影票房惨淡

据华谊兄弟财报,公司的影视板块近年表现并不太好。据华谊兄弟2016年报,营收35.03亿元,同比下降9.5%;净利润8.08亿元,同比下降17.2%,而且,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更是大幅下滑,亏损4018万元。其中,投资收益占11.19亿元,营业外收入占1.15亿元(其中政府补助0.93亿元),投资收益约占利润总额87%,扣除这些之后,利润还剩7533万元。而到了2017年上半年,去除投资收益跟政府补助后,利润总额只有6550万元。

身处光鲜亮丽的影视行业,华谊兄弟赚的到钱为何绝大多数来源于投资呢?

其实,华谊兄弟的主营业务已经连续几年表现不佳,2014年起,扣非净利润增速就一路下滑,在2015年时就已变成了负值。

有业内人士称,华谊兄弟业绩的下滑,主要由于票房收入“疲软”。据其年报,华谊兄弟在2016年上映的影片有《陆??知马俐》、《我不是潘金莲》、《罗曼蒂克消亡史》、《魔兽》、《纽约纽约》、《灵偶契约》、《奔爱》、《摇滚藏獒》,以及2015年度跨年电影《老炮儿》、《寻龙诀》,上述10部影片共实现国内总票房收入约31亿元。

若深究每部作品,除了2015年首映的《寻龙诀》(16.83亿元)外,华谊兄弟在2016年上映的电影中只有《魔兽》的票房达到10亿元以上,这一部电影就占到华谊兄弟2016年总票房的47%。然而,《魔兽》也仅仅是华谊兄弟所参投的海外项目,并未披露具体的投资比例,因此这部电影为华谊兄弟带来了多少收益目前不得而知。进入2017年一季度,除了《西游伏妖篇》有16.57亿元的票房外,《少年巴比伦》、《疯岳撬佳人》两部电影票房都比较惨淡。

对于电影票房“阵痛”,业内人士认为,很大原因是因为华谊兄弟在院线放映等终端链条上话语权薄弱。去年,冯小刚因为《我不是潘金莲》的排片问题与万达“互撕”,就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这个问题。

对此,华谊兄弟也开始认识到自己在终端放映市场的不足。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华谊兄弟累计建成并投入运营19家影院,其中在2016年就新增开业4家影院。而在2017年,华谊兄弟又通过其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互娱(天津)投资有限公司斥资7885万元参与大地院线的定增计划。不过,在外界看来,华谊兄弟目前的影院投资只是刚刚起步,跟国内院线巨头还相差得很远。

比如国内票房市场份额排名第一的万达院线,2016年,万达院线实现票房共计76亿元,国内票房市场占有率为13.6%。截至2016年年底,万达院线共拥有影院401家,其中国内影院348家。此外,稳居全国电影院线市场次席的大地影院,截至去年上半年,也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拥有315家影院。

除了终端链条上的问题,记者还注意到,华谊兄弟的成本增幅很大,2016年公司销售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合计增加约5亿元。对此,华谊兄弟在年报中解释称:“2016年销售费用增加2.27亿元,主要是广告宣传费用增加0.99亿元,技术服务费增加1.06亿元。管理费用增加1.31亿元,主要是员工成本增加0.26亿元、专业费增加约1000万元、技术服务费增加约2500万元、折旧增加约1700万元。财务费用增加约1.38亿元,其中利息支出增加约为1.4亿元。”但对于技术服务费具体是什么,公司并未给出更多解释。

投资收益占大头

主业这两年不灵光,华谊兄弟这两年大部分收益来自于投资收益。公司投资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长期股权投资,第二部分集中在可供出售金融资产。2016年投资收益11.19亿元,主要因出售掌趣科技的股份,获得约10亿元的投资收益。

据其2017年中报,华谊兄弟仅母公司在长期股权部分就合计投资约80亿元。而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有近24.69亿元,投资44家公司,其中43家公司按成本计量。

那么,如果华谊兄弟主营业务一直没有太大起色,是否仅靠卖资产就能吃一阵儿了?

业内人士称:“这要具体看卖出时资产的估值情况。”就目前华谊兄弟收购的一些公司的业绩来看,有很多出现了业绩承诺未达标的情况。 比如其近两年收购的东阳浩瀚、常升影视,业绩承诺均不达标。由李晨、冯绍峰、Angelababy等明星成立仅一天就被华谊兄弟收购的东阳浩瀚,2016年净利润1.01亿元。由于未达到2016年承诺净利润数1.03亿元,未来将根据协议进行补偿。此外,张国立参股的常升影视承诺2016年净利润3779元。但实际上,净利润仅为2500万元,也未达到业绩承诺。

这些状况的出现无疑都给华谊兄弟在售卖资产时能否赚到钱增添了一丝迷雾。

而且,华谊兄弟部分投资的钱来自于借款。据其资产负债表,截至2017年6月30日,华谊兄弟一年内就需偿还的负债为33.3亿元,合计需偿还的负债72.46亿元。而且利息支出仅2016年就达1.4亿元。

这也让华谊兄弟的现金流更为紧张,影视主业若继续不给力,就还是要依靠售卖资产来盈利,这些资产能卖出多少钱?华谊兄弟是否能管理好这么多收购公司,公司相关负责人并未给出更多答案。

本文来源:投资者报 责任编辑:宋玉鑫_NK6612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